Navigation menu

亚美新闻

在线酒业|流通环节承受最大压力 酒企走向线上

“疫情之前,我们的日均订单有上万笔。疫情爆发后,最少的一天跌到了1000多单。”提到疫情对酒类销售的影响,一位从事酒水零售行业数十年的人士毫不讳言,“主要是消费场景没了,大家都不聚会、没饭局,消费者没有场合,没有机会喝酒。尤其是对那些售价中上的酒类产品而言,受影响很大,所以现在我们一是订单量下降了,二是客单价也很低”。

猝不及防的酒企和经销商们正试图通过线上渠道挽回部分损失。2月的阿里线上电商数据显示,白酒线上销售额2.51亿元,同比增长47.86%。

贵州醇董事长朱伟此前也曾对媒体表示,疫情期间刺激“宅消费”发展,白酒线上销售得到强化,以致消费者对于线上渠道的选择越发突出,白酒线上销售的占比将进一步扩大。

经销商压力陡增

“没有单,对我们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回不了款,但房租、人力还是需要持续支出,这对经销商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。没有足够资金实力的流通商很可能就这样‘死掉了’。”上述酒水零售行业人士说。

一位一线白酒经销商也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。作为国内某一线白酒的大商,他同时代理了两个次高端白酒品牌。虽然有一定资金实力,但由于门店多、员工多,货款占用多,他也面临着“前所未有”的资金压力。“房租和人工是硬成本,这两块每个月的支出都在50万以上,对于大商来说还是有一些抵御风险的能力,但中小经销商在这次打击中很容易被洗牌”。

资金并不是悬在经销商头上的唯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。让他们更担心的,是库存在渠道的淤积。前述经销商表示,“我自己手里的一线白酒出货出得比较好,因为名酒的商务需求比较多,一般在春节前一个月到半个月就已经完成出货了,所以现在手里的库存不是很多。但400到600左右价格段的中高价位白酒现在囤在仓库里很多,有些酒企采取的又是进一批货才能结上一批货款的模式,所以对我们资金占用蛮高”。

除了自己手上的囤货外,这位经销商还担心餐饮及娱乐行业等因为疫情大受打击,如果这些行业短时间内无法恢复,大量的酒水都压在终端零售店和酒店,“这对经销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出货能力都将造成持续性影响”。

为加强经销商信心,部分酒企已经出台了一系列帮扶政策。2月,泸州老窖下发通知,取消了国窖1573和特曲产品的2月配额,助力渠道和终端各环节,减轻各环节负担;五粮液方面也下发了《关于精准施策、不搞一刀切,切实做好近期市场重点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重点抓好市场调研与分析、计划配额优化、加快市场费用核报、及时兑现终端积分奖励和切实加强客户服务等5个方面工作。

中泰证券研报认为,从经销商和终端问卷调查来看,逾60%的经销商和终端库存相比去年同期加大,短期存在一定资金压力,但与此同时多数商家均表示对行业依旧具备信心,呼吁厂家加大市场与资金支持,增强客情服务,协助商家出货,厂商联手共克时艰。

高端白酒旺季动销已完成

对于酒企而言,此次疫情的影响可以说是两极分化。

按前述经销商反馈,高端白酒的旺季动销在今年1月已经大部分完成,疫情并未影响到高端白酒在传统旺季的销售。有券商在今年元旦及春节期间对五粮液进行了渠道调研。调研结果也显示,今年元旦与春节期间,五粮液动销良好,渠道反映库存较低。今年2月,五粮液已经安排对低库存地区率先进行补仓。

中信建投亦在研报中指出,整体来看,高端白酒春节旺季基本完成销售目标,受疫情影响远小于行业,主要受益于商务宴请对高端白酒的需求比次高端、地产酒占比更高。而商务需求有节前提前销售的特点,节庆期间的购买相对较少,避开防控严格的时期。而从后续动销恢复来看,商务需求相对刚性,疫情可能仅是延迟消费时间,而对全年消费量的影响有限,因此疫情结束后,高端白酒的动销恢复有望快于次高端、地产酒等其他白酒。

从全年目标来看,茅台、五粮液及泸州老窖等年度业绩目标也并未下调。

对于次高端及低端白酒而言,疫情的影响更为严峻。以聚会等为主要消费场景的白酒品牌江小白在2月曾发布一封公开信,信中表示江小白酒业启动了“江记酒庄支持者计划”,并在多个电商平台旗舰店上线了“支持者”计划系列方案。

江小白在信中坦言,“我们没有想到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会对我们造成如此大的影响。原本应该热热闹闹的新春聚会氛围,突然被按下暂停键。由于几乎所有餐厅及零售场景的长时间休业,我们的销售额在2月创下了历史新低”。

推荐到豆瓣 2秒收录外链 3目录 4目录 5MU收录系统 6MU收录系统 7MU收录系统 8MU收录系统 9MU收录系统 11MU收录系统 12MU收录系统 13MU收录系统 14MU收录系统